手机

资    源
  • 资    源
  • 文    章
  • 地    图

当前位置:查字典地理网 >地理学习 >学习资料 >悄然孕育新生的城市公墓

悄然孕育新生的城市公墓
查字典地理网 来源|2019-11-05 发表|教学分类:地理科普

地理学习

学习资料

纽约绿茵公墓中拥有700多不同树种,林木总量近7000栽。

优渥的绿色生态资源助其成为城市一处静谧的世外天堂。

摄影:Jeenah Moon,纽约时报/Redux

撰文:Katie Thornton

纽约布鲁克林的中心城区--这个地球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之一,研究人员在这里发现了罕见的未知品种吉丁虫,比米粒还要小的体型,甲壳是橄榄绿和红色的混合色。

这个未知的昆虫是由美国林务局生物技术员Marc DiGirolomo是在纽约绿茵公墓中偶然发现的。纽约绿茵公墓总面积约193公顷(将近约中央公园的一半),内部由墓地和林木等自然资源构成,地势较高,可以俯瞰整个曼哈顿下城。而被偶然发现的这类吉丁虫(吉丁虫科,又名爆皮虫或铁锈虫)是在欧洲山毛榉树的木屑中发现的。

技术员Marc DiGiolomo说:“我们从来都没想过会在公墓里发现什么新物种”,仅仅是当时参加美国农业部组织的一项昆虫种类鉴别工作时无意发现的。

美国农业部之所以将绿茵公墓作为研究站点是考虑到其植栽品种及生态的多样化,包括本土植物、移栽植物以及部分罕见植物物种在这里都能找到。公墓内拥有700多不同树种,林木总量近7000栽,这意味着这里能够为昆虫和体型较大的野生动物提供良好的栖息环境。而如此良好的多物种共生体系也并非一蹴而就,公墓园艺团队年复一年辛苦的栽植培育和对品种数量巨大的树木绿植的维护修缮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现在绿茵公墓已经被评为三级认证植物园之一,同等级在全球范围内仅29个。[译者注:巴黎植物园为同等级植物园。]

2015年绿茵公墓被正式认证为植物园,其实很早以前这里就已经不再仅仅是逝者的安息之所,更是很多动植物的重要栖息地,美国很多公墓都差不多是这样。200多年来,美国的城市公墓都扮演者城市绿肺,为城市创造多样化生态环境的重要角色,同时这里也蕴藏着许多意外收获、优雅景致,甚至,未知的新物种。

纽约布鲁克林绿茵公墓种偶然发现的未知品种吉丁虫

摄影:Marc F. DiGirolomo

历史背景

故事要从十九世纪中叶说起,那会儿的美国并不是很讲究公墓的所谓环境。当时移民大多按照欧洲人传统的方式把逝者埋葬在教堂旁边的墓地里。十九世纪早期,纽约等大城市的人口数量激增,教堂墓地也不够用了,城市里弥漫着尸腐的恶臭,埋得较浅的棺材被暴雨冲刷后暴露在地表的惊悚场景随处可见,市民对此也是怨声载道。

科学家那会儿还不清楚细菌的传播方式到底是什么,就凭空的把很多疾病都归咎于那些陈旧墓地所散发出来的恶臭气味,于是这些不被待见的墓地"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市民和医生的众矢之的。

殡葬业配套严重不足并不是当时人口激增所暴露出来的唯一城市体系弊端,不具备规范化的城市排污处理系统,生活污水和垃圾直接被扔到街道上,细菌滋生,疾病肆虐。城市当中也没有什么供市民休闲休憩的公共场所,那个年代的纽约几乎没有城市公园或植物园。

到了1831年,马赛诸塞州的政治家Henry Dearborn与医生兼植物学家Jacob Bigelow,还有景观建筑师Alexander Wadsworth共同合作建造了奥本山公墓。奥本山公墓是位于波士顿城区外的大型公墓,城市大量的墓地需求得以缓解,同时栽种了很多树木,优化公墓的环境,为市民也提供了一个休憩的公共空间。

巴黎拉雪茲神父公墓是世界最著名的公墓之一,也是法国巴黎游客访问量最高的景点之一,原因之一是因为很多世界名人都在此处安息。

摄影:Alessio Mamo, Redux

美国“城市公墓运动”召集人就是受到巴黎拉雪兹神父公墓的启发。十八世纪巴黎的一起墓地超荷载导致某地下公寓墙体穿透性塌方事件发生后,建筑师和城市规划师决心做一番改变。在他们的努力下,1804年,一个当时还在城市边缘地带的花园式公墓--著名的巴黎拉雪兹神父公墓面世了,面积45公顷,树木林立、地势错落有致。多年来,小说家、诗人格特鲁德·斯坦因(Gertrude Stein),艺术家、摇滚歌星吉米·莫里森(Jim Morrisonh)和作家、艺术家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等名人都安息于此。

奥本山公墓的创立者也受到了拉雪兹神父公墓的启发,特意将把选址安排在远离呱噪、闷热异味的波士顿中心城区,但又不至于太远,能够满足市民一天往返的短途出行需求。

奥本山公墓建成六年后,纽约富商Henry Evelyn Pierrepont赶上了城市公墓运动风潮,趁美国在1837年整体经济衰退之势一口气入手了大量布鲁克林的土地,隔年,他的绿茵公墓建成了。绿茵公墓地处城市海拔高点,幽静的环境为逝者提供了安息空间,也为市民提供了纳凉的林荫步道和独一无二的观景感受。

绿茵公墓历史学家 Jeff Richman说:”当时纽约确实没有什么实体公园”。纽约中央公园、纽约植物园、大都会博物馆...通通没有。“休假的时候你能去哪玩儿?除了绿茵公墓也没有什么其他地方可去。”

十九世纪五十年代,绿茵公墓成为仅次于尼亚加拉大瀑布之后美国最热门的旅游景点,还配有专门的警卫维护秩序,分流前来悼念的人和游客,不会受到彼此影响。

1880年拍的绿茵公墓入口大门。

摄影:John S. Moulton,图片鸣谢:纽约公共图书馆

人们来这里除了可以欣赏建造艺术,悼念逝去的亲朋,更可以享受这里绿意盎然的生态环境。

绿茵公墓园艺主管Joe Charap说:“在世纪之交,很多公墓都曾从北美引进新树种。”公墓里面的道路大多都是参考这些引进树木、植物品种的名字或与之相关的内容命名,比如,黄樟树大道、冷杉大道、番红花步道等等,希望营造一个与城市截然不同的浪漫林荫公园。绿茵公墓历史学家Richman说:“公墓的设计师的设计初衷也是希望营造一个人与自然和谐交流的生态环境。”

一张立体照片(立体照片是1850年前后发明的)中,绿茵公墓里一名在树下休憩的人。十九世纪五十年代绿茵公墓是美国仅次于尼亚加拉大瀑布最热门的旅游景点。

图片鸣谢:纽约公共图书馆

后续纽约一些城市公园的设计灵感也多来自绿茵公墓。著名景观建筑师、纽约中央公园的联合设计师Andrew Jackson Downing在1848年的一篇文章里提到:“从绿茵公墓和奥本山公墓来往的人流量可以很明显的了解到,当时社会各阶层民众对这样规模的城市公园的接受度是很高的。”

公墓里多样化的生态环境是能够吸引大量游客来访的重要原因之一,Andrew Jackson Downing写道:“的确在当时,公墓是仅有的能让没有太多出行经历的人感受异国园林景观的地方。”

公园前身

大型公园式公墓是早期很多城市最早向公众开放的城市绿地公共空间,那会儿还没有什么公园管委会或大学园艺部等这种专业技术支持,也没有后来耐寒分布示意图作为指导,这个是美国农业部颁布的用于指导全国不同地区以及不同气候条件下,农林作物适应性生长的情况说明。

在这种专业知识相对匮乏的背景下,早期的公墓管理方又是如何应对的?1887年,美国公墓监督管理协会成立,之后每年都会组织研学会并会花大量的时间积极探讨植物品种及培育等问题。协会成员会交流分享哪一类树种成活率高,并帮助其他地区的同行给出适应属地气候树种种植的决策建议。同时,协会做了很多积极有益的工作,比如发表过种植技艺指导,也就如何正确防治菜青虫泛滥进行激烈的探讨,还有向协会成员引荐国外新品种装饰树种等。

明尼苏达州莱克伍德公墓建设主管Paul Aarestad说道:“那个年代所有的研究也好、探讨也罢,大家的重点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要不断尝试新思路,不断丰富并优化公墓内的园林景观艺术氛围以及生物的多样化”,他收藏了很多早期的会议手册。

所有的成就并非一蹴而就,诸如绿茵公墓、莱克伍德公墓在获得公认前也曾经经历过十多年的漫长“培育期”。今天,Aarestad负责管理面积达2.5平方公里的莱克伍德公墓,其林木总量约3000栽左右,每年温室里经他手养护的花也将近10万朵,这个温室自1888年公墓成立以来便开始运营,如今也有130多年的历史了。他把每天的栽植和养护工作都当成是对公墓成立之初那些贡献巨大的先驱们的敬意和怀念,也更是一种工作态度和精神的延续。

时代变迁

随着城市不断的发展,很多公墓都逐渐融合为城市的一部分,拉近了与居民的距离,也因此更具活力。包括莱克伍德公墓、绿茵公墓等都一直努力希望通过不断提升优化和创造更加多样化的园林景观空间等方式,将公墓真正的纳入到城市公园体系当中。

高密度城市空间中的这一抹绿意,辅之以其与众不同的建筑风格,为整个城市的景观及生态多样化协同发展都添上了浓重的一笔。面积1.5平方公里的伦敦海格特公墓中曾发现过极为罕见的蜘蛛品种,这种厌光的蜘蛛是在公墓封闭的地窖里发现的,数量100多只,此前还从没在伦敦发现过其踪迹。同时,绿茵公墓除前文所述偶然发现的未知品种的吉丁虫以外,五年前还曾发现过少量的红背蝾螈。

2017年生物技术员Marc DiGirolomo在绿茵公墓偶然发现的这种未知品种吉丁虫时,他按照常规方式通过专业的对未知有机生命体识别的设备来鉴定其科属。一般情况下,通过对未知有机生命体的一系列特点诸如身体颜色、肢体结构、宿主等信息能够判断其所属科,然而DiGirolomo却没有得出任何结论。他接着又做了一次,结果也是一样,只知道眼前的这类吉丁虫是庞大的蛀木吉丁虫军团的一支,吉丁虫因其甲壳自带电光亮眼效果,也被称为"宝石甲壳虫"。

银湖公墓、绿茵公墓。

这些公墓的设计初衷即希望创造一个浪漫的深林幽境。

DiGirolomo在屡次尝试鉴定失败后,他开始向全球各地的同行业专家发出邮件请求协助鉴定,结论很明确,因为无法归类到任何一个已知种目中,这种吉丁虫已被专家暂命名为吉丁虫未知品种,代码9895。除了鲜亮的甲壳颜色,它的前额也比较与众不同,雌性的前额是红色的,雄性是绿色的。另外,其雄性的生殖器非常特别,也因为太特别,所以与已知科属的雌性吉丁虫根本配不到一起去。其外形与欧洲大陆的吉丁虫属极为相似,而且目前它只在在绿茵公墓里的欧洲山毛榉树上活动,这让科学家开始猜测它很有可能是从海的另一面远道而来。这个发现也不算意外,美国很多外来昆虫其实搞不好都是从海的那一面搭上了“国际贸易的邮轮”,远渡重洋来到美利坚。吉丁虫都习惯把卵产在树木的内侧,肉眼很难发现。砍伐后树木被整理装运上船远渡重洋。

实际上美国农业部也是考虑到绿茵公墓的地理位置比较靠近一些主要港口(意味着其生物环境也是多样化的)才选择将其作为研究对象之一,而研究的目的主要就在于鉴别一些潜在的具有侵入威胁的昆虫种类。虽然近几年美国对木材入境前要做烟熏或烘干处理的相关规定越来越高,越来越严,但仍然无法彻底清除,有些昆虫幼卵还是会顺利“入境”。一旦其变为成虫肆虐开来,将会对本土健康树种造成巨大威胁,它们会在树皮下面钻出个通道,严重的时候会让树皮爆裂,树干和枝叶会因此无法及时吸收水分而干枯。

好在这类未知品种的吉丁虫还没开始作乱,但研究人员不敢大意,会继续实时监控。自二十一世纪早期开始,东海岸运送到中西部的树木就遭受过另外一种来自中国的白蜡树蛀虫的侵袭,直到今天这种蛀虫还在对包括绿茵公墓和莱克伍德公墓在内的林木健康造成威胁。绿茵公墓的林木培育专家非常不希望欧洲山毛榉也发生这样的情况,因为这里的山毛榉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从园林景观上也早与绿茵公墓融为一体,密不可分。

绿茵公墓设计师、景观项目经理Sara Evans说:"欧洲山毛榉非常美。”“树皮看上去有大象皮肤的质感”。Evans敬畏这些树,这也是当时为什么他们选择种山毛榉的原因,希望人们在这个环境里有敬畏自然,敬畏生命的感触。Evans说选择欧洲山毛榉还有另外个原因,就是它们的生长速度非常快,比美国本土山毛榉树种的生长速度要快很多。

早些年的公墓经营者既关注整公墓的生物多样性,同时也非常注重树种的生长周期和美观性,他们以前经常种植同一类生长速度迅速的异国树苗品种,而如果是本土的一些树种则达不到这种效果。

近几年包括绿茵公墓在内都在不断丰富树种,向多元化生态环境努力,以求不断促进强化树种的自适应性,Evans认为尤其是在全球贸易和气候变暖导致昆虫向北方迁移,这对树木将会形成新的威胁,能否从容适应至关重要。他们会继承早期公墓经营者们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包括绿茵公墓在内的所有公墓组织相关工作人员将会继续收集分享生物专业知识,为我们未来更加美好的公共景观环境而努力。

 

最新地理学习资料
热门地理学习资料
精品推广
随机推荐地理学习资料
学科中心